首页 >冒险游戏

讨薪之殇陈建福黄治安和58个农民工在旬阳县的悲惨遭遇

2019-11-09 19:39:24 | 来源: 冒险游戏

讨薪之殇陈建福黄治安和58个农民工在旬阳县的悲惨遭遇

殇,常用于指重大的灾害、事故;心理上的剧烈悲痛、创伤;某个事件所折射出的巨大的悲痛、遗憾等。对白河县宋家镇安乐村村民陈建福、黄治安以及58个农名工来讲,这个殇用作第三种解释最为适合。在旬阳县历时两年的讨薪经历,带给他们的不但仅是悲痛和遗憾,更多的则是愤慨和无奈。

讨薪之殇陈建福黄治安和58个农民工在旬阳县的悲惨遭遇

一声叹息两个家庭支离破碎

2015年2月6日,小包工头陈建福、黄治安与旬阳县农林科技局干部席德群签订旬阳县吕河镇江店村赵家山养牛场建设施工合同,并交付席德群10万元建设履约金;2016年1月2日养牛场正式开工后,先后有58个农民工参与建设,并在一年之后完工工程进度的80%;陈建福、黄治安在工程建设期间陆续垫资200多万元,中途曾多次向席德群催要工程款,但对方以项目资金未到为由一直推脱。

讨薪之殇陈建福黄治安和58个农民工在旬阳县的悲惨遭遇

作为地地道道的农民,陈建福和黄治安一开始就被国家公职人员席德群给忽悠了。席德群不仅让他们垫资建设并一再保证,等上面的项目资金拨下来了,会尽快给他们结清。陈建福和黄治安想尽办法东拼西凑,甚至借高利贷,前后垫资200多万元为席德群建养牛场。谁料席德群赖账,钱要不回来了。

一边是农民工的血汗钱分文未付,一边是催债的人每天踏破门槛,陈建福四面楚歌。屋漏偏逢连阴雨,陈建福的妻子为此和他离婚,撇下三个孩子一走了之。现在,陈建福又当爹又当妈,抚养孩子和保持生活的重担压在了他一个人的肩上。不仅如此,他自己本就患肺气肿、全身性过敏等多种疾病,每年光医药费就得20多万。面对58个农民工、数百万的高利贷以及三个正在花钱的孩子,陈建福一筹莫展。

为了干这个工程,黄治安也借了30多万元。事情发生后,他那原本就得了抑郁症的妻子因为屡次要不回来钱,受不了打击,完全疯了,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黄治安不仅要照顾两个80多岁的老父母和一个疯媳妇,还要四处奔波讨薪,这个老实巴交的汉子实在疲于应付,眼看着家里已家徒四壁却欲哭无泪。

由于一个国家公职人员,两个本来幸福和睦的家庭从此变得支离破碎,不得不让人叹息。

两年蹉跎讨薪之路艰难曲折

从2017年年初开始,陈建福撇下行将上小学的小女儿和正在读高中的儿子,黄治安撇下80多岁的老父母和疯媳妇,他们两个作为58个农民工的代表,踏上了艰难坎坷的讨薪之路。

找政府,找部门,跑断了腿,磨破了嘴,可是事情仍然没有任何进展。无奈之下,他们将席德群及其公司睿智生态农业起诉到旬阳县人民法院。官司虽然赢了,但是旬阳县人民法院经过调查以后,认为席德群的养牛场没有任何手续没法拍卖,加上席德群暂无其他财产可以履行,因此判决赔偿的100多万元还是拿不到手。

令陈建福和黄治安不解的是,睿智生态农业有限责任公司法人虽然是席德群的妻子向莲花,但实际上席德群本人占股95%,是公司的绝对控股人。但是法院工作人员却说,目前冻结席德群的个人工资和公积金已勉为其难,要想冻结他名下的其他个财产更不可能。

陈建福和黄治安说,当初之所以包这个活,就是由于看席德群2015年先在江店村建了一个养猪场,而且他出示的关于养猪场的农业用地申请审批表上,村、镇、农业、林业、国土部门都盖了章,并且各项基础设施已配套到位。随后席德群又给他们看了养牛场的审批表,一样有政府部门的公章,因此双方才会达成协议。

谁料事情产生之后,政府各个部门集体“翻脸”,都不认账。因此陈建福和黄治安讨薪两年讨到现在的结果就是,虽然赢了官司,但是两家人却因此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三级政府互踢皮球推卸责任

陈建福和黄治安和58个农民工在旬阳县的悲惨遭遇在网上公布以后,引发了新闻媒体和广大网民的广泛关注。7月25日,笔者前后在旬阳县吕河镇江店村村委会、吕河镇人民政府和旬阳县农林科技局了解情况,亲眼目睹了三级政府以及部门之间互踢皮球推卸责任的尴尬局面。

关于席德群位于江店村三组的养牛场到底有没有手续这个问题,该村赵书记说:养牛场没有任何手续,并且占用的是三组的集体生态林地,当时开挖的时候也没有经过村上。三组组长阻止不了把这个情况给我说了,我赶紧给镇农业站敖站长作了汇报,镇上勒令其停工。但是停了一段时间后,席德群打通关系,镇上又让开工了。

既然占用的是三组的集体生态林地,为何席德群还能堂而皇之地破坏林地建养牛场?赵书记说没有办法,村上管不了。

那末镇上能不能管得了?7月25日下午,吕河镇农业站敖站长说:养牛场没有任何手续,刚开始建的时候我骑摩托车上去阻止过。随后我把这个情况上报给县林业局林政股王彦龙(音),至于后来林业局是怎样查处的我就不清楚了。

既然养牛场没有任何手续,可谓违章建筑。为什么两年时间过去了,吕河镇政府一直没有上报,任由席德群肆意破坏生态林地的行为继续下去?任由这栋违章建筑矗立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对此,该镇党委江书记一再强调:镇上只有制止权,没有执法权。并且他坦言:这个事情也可以说是我们镇上渎职、不作为、监管不到位。

看来吕河镇政府还是管不了。那么旬阳县相干部门到底能不能管得了?随后,笔者来到旬阳县农林科技局,得到的答复是席德群是局下属单位国有林场的干部,前不久刚刚退休。至于席德群破坏林地建养牛场这个事情,目前已是农林科技局林政股股长的王彦龙(音)在电话中称:吕河镇政府没有任何人给他说过这个事情,他不清楚。

村上推镇上,镇上推县上,皮球踢来踢去,谎话说来说去,谁也不愿意承担责任。不仅如此,旬阳县委书记梁涛给黄治安回复的短信中称:席德群是无赖,他也管不了。令陈建福和黄治安怎样也想不明白的是:席德群出示的的关于养牛场和养猪场的用地审批表上,不唯一江店村村村委会、吕河镇人民政府、县农业局、林业局以及国土资源局盖的章,甚至还有旬阳县发改局的批复,怎么政府和部门都说不知道这个事呢?再者,席德群作为国家公职人员开公司、建养殖场、四周招摇撞骗、拖欠农民工血汗钱,为何上到县委书记,下到村组干部都拿他无可奈何呢?难道旬阳县纪委就是这样监管干部的吗?

优化营商环境的背后却在失信于民

值得注意的是,安康市政协官方网站,在2018年7月11日刊发了一篇《关于优化旬阳县营商环境的调研报告》的政务报告,报告指出,旬阳县提出了力争通过3年左右的努力,使全县营商环境和竞争力指标达到省内一流水平的目标。为了准确了解旬阳县营商环境状况,找出存在的重点难点问题,提出可操作的对策建议,助推旬阳县营商环境的优化提升,旬阳县政协组织调研组对我县营商环境情况进行了调研。报告总结了一些好的做法,也恳切的提出了一些不足。其中就有关于诚信意识不强的问题检讨,问题指出旬阳县一些单位和部门许诺的事项不兑现,明确的政策不落实,一些领导和干部重许诺轻落实,失信行动时有发生。部分市场主体和大众见利忘义,不履约、不守信,社会整体信用环境堪忧。

既然调研报告做的深刻,自查问题也很到位,陈建福、黄治安和58个农民工的钱却迟迟落实不了,家人逼疯,妻离子散的情况现实产生,问题工程,问题干部是不敢管还是不想管。说与做,适合能不矛盾?回复问题什么时候能落到实处,不避重就轻,回避责任?

讨薪事件,所折射出来的不但仅是心里的难过和悲痛,更是对政府部门的愤慨和无奈,这类“殇痛”谁都没法承受。如今,陈建福和黄治安的200多万打了水漂,58个农民工的血汗钱没有着落,可是席德群还在拿着盖了政府相干部门公章的批文继续行骗。接下来,会不会有人和陈建福、黄治安一样继续上当受骗?他们的悲惨遭遇会不会引起旬阳县政府的重视?擦亮眼睛延续关注。

万艾可

威尔刚健客网

viagra怎么服用

伟哥的功效

猜你喜欢